翻页   夜间
笔趣阁 > 婚久不生情 > 第390章 她不见得愿意跟你走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笔趣阁] https://www.xs74w.com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  欧阳姝回到了酒店,满脑子都是刚才穆满对她做的事,还有他说的那些话。

  她一直都以为经历过冷骞尘这件事之后,她会对男女之间的情爱很抗拒,可事实却是相反。

  她感觉自己在潜意识里已经接受了穆满。

  意识到这个问题,欧阳姝又是一阵担忧。

  冷骞尘现在下落不明,倘若他有心找自己,也不是不能找到。可一想到自己已经换了一张脸,想必他应该找不到自己吧?

  在两者的不确定中,欧阳姝渐渐地睡了过去。

  很长时间没有做过梦的她,今晚做梦了。

  她梦见自己被冷骞尘堵在酒店门口,冷骞尘轻嘲:“你以为你换了一张脸我就认不出你了吗?我在你身上留过记号,你身上有我的气味,不管你去了哪里,我都可以找到你。”

  欧阳是被吓醒,后背已经被汗浸湿。

  她深呼吸,慢慢地让自己的情绪平复下来,不停地告诉自己,这个只是梦。

  门忽然被敲响,欧阳姝刚缓和的情绪马上又升了起来,戒备地盯着门,“谁?”

  门外传来穆满的声音:“是我,你睡了吗?”

  欧阳姝下床,整理了一下衣服,打开门。

  穆满提着蛋糕笑着说:“生日怎么能没有蛋糕?趁现在还有五分钟过完生日,许个生日愿望?”

  欧阳姝愣了愣,侧身贴着墙站,“你先进来。”

  穆满朝里面看了一眼,房间里只开了一盏暗黄的小台灯。

  他打趣道:“在这么晚了,我进去不太适合,你就在这里许愿吧。”

  欧阳姝也知道不适合,可是她现在一点都不想一个人待着,一点都不想。

  她说:“你不进来怎么陪我过生日?”

  “我在门口一样可以陪你过。”

  “你要帮我切蛋糕。”

  穆满有些诧异,毕竟他以前想要进她的房间可是要磨破嘴皮子都没用,今天的她去执着地让自己进去。

  察觉到她的不对劲,他也没有点破,而是提着蛋糕走了进去。

  欧阳姝关上门,打开客厅的灯,原本暧昧的气氛瞬间消失。

  穆满把蛋糕放到茶几上,打开,插上蜡烛。

  欧阳姝就坐在他的对面,等他做完这一切,欧阳姝问:“什么愿望都可以吗?”

  “当然。”

  欧阳姝闭上了眼睛,双手做祈祷状,很快,她睁开眼,“我许好愿望了。”

  穆满看了眼时间,还有最后一分钟,“吹蜡烛吧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穆满在切蛋糕,欧阳姝就去把珍藏了很久的红酒拿了出来。

  “喝点酒?”

  穆满眯眸,半真半假地说:“喝是可以喝,但是我的酒品不太好,喝醉了我就不会控制自己了,尤其是在心爱的人面前,把持不住。”

  欧阳姝默不作声地倒酒。

  穆满愈发地肯定她今晚不对劲,尤其在看到她独自灌酒的时候,脸上的笑意渐渐地淡了下来。

  欧阳姝的酒量不好,喝了一杯她的脸就开始发烫,但是她没有停下,又给自己倒了一杯。

  第三杯的时候,一只大手覆在杯口。

  欧阳姝不悦皱眉,“你做什么?”

  “不要再喝了,你的肠胃受不了。”

  欧阳姝不是酒量不好,是真的差。

  两杯满的红酒已经是她的极限,这会儿想说话,却忍不住先打了个酒嗝,眼前开始冒星星。

  她觉得难受,靠在了沙发上。

  穆满起身走到她的面前,“难受吗?”

  “嗯,有点。”

  “还喝吗?”

  欧阳姝抬眸,清亮的眸子里充满了水汽,“我还可以喝吗?”

  “你说呢?”

  “我想喝~”

  穆满无声叹息,俯身把她抱了起来,欧阳姝下意识圈住他的脖子,视线刚好落在他的喉结上。

  她的印象中,只有冷骞尘的喉结很好看,她不懂事的时候还经常摸,没少惹他生气。

  也许是真的喝醉了,欧阳姝鬼使神差地亲了上去。

  下一秒,穆满浑身都僵硬了起来。

  欧阳姝见他的喉结动了动,她觉得好玩,又亲了亲,如此反复,乐此不疲。

  穆满终是忍无可忍,把她放到了床上,自己没有立即离开。

  “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?”

  欧阳姝的手还在他脖子上,他离她很近。

  欧阳姝点头,“亲你。”

  穆满额前青筋跳了跳,“你不怕我了?”

  欧阳姝点了点头,眼神迷糊,她抚上他的唇,“这里也好像……”

  和冷骞尘的唇形一样好看。

  穆满低咒一声,自制力瞬间为零,下一秒,堵住了她的唇。

  不是他趁人之危,是她先动的手。

  ……

  白絮霏休息了好几天,准备去上班的前一个晚上,冷墨琛特意推到所有的应酬回来陪她。

  白絮霏哭笑不得,“我现在还没有进组,你要是这样,我都不敢进组了。”

  “那就最好了。”

  她扶额,“你收敛一点,孩子都在看着呢。”

  “他们也不想你进组,就在公司上上班好了,公司要是没人用,我把季丞焕调过去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我不想你这么累。”

  “我不累。”

  “我累。”

  白絮霏被气笑了,“你天天两头跑,能不累吗?”

  冷墨琛依然面不改色,“所以你就在公司上班吧,这样晚上我回家就能看到你,还能陪陪两个孩子。”

  白絮霏没了脾气,只好道:“等前两部剧上线我再退居幕后,米秀一直没有出过口碑好的剧本,这几部剧打开市场的话,以后公司的艺人的发展也会越来越好。”

  冷墨琛知道她是这样的性子,说那些话不过是逗她玩,见她终于都露出轻松的表情,他见好就收。

  “最近先不要拍新剧,等我排查完剧组的所有人员。”

  白絮霏敏感地捕捉到他话里有话,“出什么事了?”

  话刚说完她就反应过来了,“冷骞尘在剧组?”

  冷墨琛面色微沉,“目前收到的消息是这样显示,他就藏身在剧组。”

  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,冷墨琛忍不住后怕。

  要是冷骞尘不声不响对白絮霏做了什么,他无法想象自己变成什么样子。

  白絮霏倒吸一口气,“怎么会在剧组?剧组的人我都见过,但是从来没有看到过他。”

  “这才是最让人疑惑的。我让人去查了,彻查,从身份背景开始查。”

  白絮霏又回想了一遍她和剧组开庆功宴的时候,要求所有人都到场,给的名单她也看了,就连每个月的工资单她都看过,并没有发现冷骞尘。

  然而冷墨琛接下来的话让她大吃一惊,“冷骞尘的人脉很广,可能会易容。”

  “什……什么?”

  “一个人的脸和声音可以改变,但是身高是无法改变的,你留意一下剧组里差不多身高的男星。”

  “幕后工作人员呢?”白絮霏问。

  当初她可是连工作人员都彻查了。

  冷墨琛说:“冷骞尘的心性不允许他做这样的事,他只会站在人前。”

  以他对冷骞尘的了解,冷骞尘就是在幕后,也觉得不会被埋没。

  这么一来,找冷骞尘的范围就缩小了很多。

  白絮霏想到了穆满给她的熟悉感,可奇怪的是,穆满和冷骞尘完全是两个不一样的性格。

  但是,假如穆满就是冷骞尘呢?

  可转念一想又不对。

  穆满是冲着欧阳姝来的。

  冷骞尘对冷曼彤已经到了痴迷的地步,他不太可能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忘记冷曼彤,重新对别的女人展开接近疯狂的追求。

  显然冷墨琛也和她想到一块去了。

  他说:“那个男主角,表面上各种看起来都很正常,可他的身上也确实有太多和冷骞尘相似的地方,我已经让人重点去查他。”

  “不管怎么样,你还是要多加小心。如果是穆满,我看他没有伤害我的意思,跟我的接触不多,倒是一心一意在追欧阳姝。”

  冷墨琛也听说过这件事,他沉吟片刻说:“我让人查一下她是什么来头。”

  白絮霏动了动唇,欲言又止。

  冷墨琛安抚道:“别担心,我来处理。”

  “倒不是担心,就是……有点好奇。你们注意安全。”

  天微微亮。

  穆满坐在床头,心满意足地搂着想了很久的女人,身心满足。

  他一步一步小心翼翼地接近她,让她爱上自己,本以为还需要花费一段时间,却没想到会这么快。

  如果她愿意和这个身份、这个模样的自己在一起,他可以一辈子都不做回自己,只要她能在自己的身边。

  床头的手机在此时震动。

  穆满看了一眼,接起。

  “说。”

  “尘哥,冷墨琛的人在查你和她。”

  冷骞尘皱眉,“什么时候开始的?”

  “不清楚,我们今天发现的。”

  穆满的眼里布满了阴鸷之色,他看了眼床上怀里熟睡的女人,道:“你去准备一下,一有不对劲就赶紧跑路。”

  “可是尘哥,现在不走怕是要来不及了。”

  穆满说:“就算他怀疑我,也没有证据直接证明我就是冷骞尘,就算有,我也有办法全身而退。”

  “好,我这就去办。”

  穆满挂了电话,重新调整了欧阳姝在他怀里的姿势,安心入睡。

  明天的事明天再说,谁又能说得准明天发生什么事?

  他好不容易得到了她的心,又怎么能在这个时候前功尽弃。

  转日,欧阳姝睁开眼,入眼的是一度肉墙。

  她先是一愣,随后迅速退开,挪到了床边沿。

  穆满被她惊醒,看到她坐了起来,不由得皱眉,“过来,冷。”

  欧阳姝猛地摇头,“我……你……我们是怎么回事?”

  “都忘了?小没良心的,昨晚可不是我主动的。”

  穆满坐起身,被子滑到腰间,露出满是抓痕的腹肌。

  欧阳姝猛然想到昨晚的事,一个个画面拼接成一段段脸红心跳的记忆,欧阳姝缓缓用被子捂住脸,无地自容。

  下一秒,男人用被子把她裹了起来,拥进了怀里,“要闹脾气也要先把衣服穿上,着凉了怎么办?”

  欧阳姝这才意识到自己没有穿衣服,当即又红了脸,半天说不上来一句话。

  头顶传来轻笑声,隔着被子她也能感受到他的胸腔在震动,她咬了咬唇,问:“你昨晚怎么不拦着我?”“你喝醉了,我怎么拦?谁知道你的酒品这么差。”

  欧阳姝又是一噎。

  印象中,好像是因为她梦见了冷骞尘,所以才会让穆满进房间,也才会想要通过喝酒来麻痹自己。

  沉默片刻,她说:“对不起。”

  穆满差点以为自己听错,紧接着又听到她说,“如果以后我没有和你结婚,你一定要告诉你的妻子,你不是自愿的,是我主动的。”

  穆满错愕,半晌,他笑了。

  欧阳姝见他这样笑,她不解地问:“很好笑吗?”

  “你怎么这么可爱?我一直以为你已经很可爱了,没想到你还能更可爱。”他情不自禁亲了一下她的额头,“你到底还藏了多少可爱没让我知道?”

  欧阳姝被他说得越来越不好意思,脸也越来越红。

  穆满知道不能再继续逗她了,道:“我早上还有戏,你继续休息,中午我给你带吃的。”

  欧阳姝想拒绝,但她确实没睡好,便点了点头。

  穆满掀开被子,当着她的面站起身,吓得欧阳姝连忙捂住眼睛。

  穆满轻笑,“不敢看那就捂好了,可不许偷看。”

  欧阳姝:“……”

  不一会儿,她听到穆满说:“换好了。我去洗漱,你把衣服穿上再睡。”

  “……好。”

  穆满离开了酒店,先是去那一场戏拍了,而后和往常一样去了咖啡厅。

  只有老员工在,穆满打了个招呼就进了办公室,新员工就在这里。

  “尘哥,你又上热搜了。”

  穆满接过他递过来的平板,扫了眼标题。

  【新晋小生夜宿小花旦房间!恩爱有加!】

  穆满把平板放下,“那个女人处理得怎么样了?”

  “被送进精神病院了。”

  穆满沉吟片刻,说:“你去给欧阳姝办个新的身份,还有我们的,越快越好。”

  男人难以置信地看着他,“尘哥,你要带她一起走?你别忘了,当初她宁死也不肯跟你一起走,要是被她发现了你的新身份……”

  穆满一个眼神甩了过去,“这种事不需要你操心。”

  “可是尘哥,我们好不容易才有了新的身份,如果被她发现,那就功亏一篑了。而且,她不见得愿意跟你走。”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